亚博足彩 首页
当前位置: >  > 古罗马神话故事 > 正文

母亲的力量

书籍:古罗马神话故事作者:古罗马人 时间:2016-12-21 22:02:54

在与佛尔西安人的战斗中,罗马涌现出了一位出身贵族的英雄-伽尤斯·玛尔策乌斯,在他的带领下,罗马军队一举夺取了柯里奥利城。从此以后,玛尔策乌斯被称为柯里奥郎。

当柯里奥郎从战场上归来时,罗马人给了他至高的荣誉,人们围着他欢呼,把一枚枚的奖牌挂在他的胸前。而我们的这位英雄并没有因为这些荣誉而欣喜若狂,当他再次回到罗马城时,看到了护民官与最高行政长官并存的现象。要知道,这对他的心灵将是怎样的折磨啊。从他注定成为贵族的那一刻起,他就认定,贵族和所履行的职责不是为了顺应权力欲望,而是顺应了上天的意志。平民们不但违背了上天的意志,而且还把护民官的人数从四个升为六个,最后又上升到十二个。对于罗马这个众神保护着的国家来说,怎么会出现如此的现象呢?一切保持原样,那该多好啊。

不管事情怎么发展,柯里奥郎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贵族是神任命的,他认为,谁如果破坏了传统,谁就动摇了罗马古老秩序的基础。更使他无法忍受的是,平民们竟敢以巨大的暴力冲击把贵族和平民隔离的神圣的围墙,甚至要求各阶级的居民可以自由通婚、设立平民祭司、选举平民最高行政长官等。

柯里奥郎心中充满了抱怨:“神圣的古罗马已经被平民压倒了,这些可恶的人将会把罗马彻底毁灭。难道除我以外的贵族们都没有看到情况危急吗?”

其实,所有贵族都是以一种强抑的愤怒来静观平民们的各种活动。人民的力量是巨大的,虽然贵族手里掌握着政权,掌管着武器,但他们并不能一味地按照自己意愿行事,尤其是在人民觉悟的时候。

长年的对外战争,使罗马城内经济形势每况愈下,大片大片的土地荒芜,国库里虽然有成堆的铜板,但却不能求购到粮食。饥饿的人们开始在街道上大发牢骚了。

也许天上的众神在考验罗马的时候,也给了罗马解决的办法。这个时候,罗马出现了一位救星,他答应免费提供一个船队的粮食。对已经到绝望边缘的贵族和元老们来说,这无疑是雪中送炭。粮仓又注满了粮食。

柯里奥郎终于等来了机会,他向元老院建议,只有当平民放弃设置护民官时,他们才能得到粮食。为了重新实现他的信念,柯里奥郎还和他的拥护者来到大街上,向平民们宣传他的要求和主张。

好不容易才获得一些权利的平民们愤怒地涌到大街上,他们对正在张牙舞爪说服人们的柯里奥郎一顿拳打脚踢,这位在战争中屡立战功的英雄被自己国家的人们打得头破血流,悲哀啊。

在平民的要求下,柯里奥郎被元老院交给了护民官。元老们虽然也对平民恨得咬牙切齿,但他们也觉得柯里奥郎与平民为敌的倾向太过明显,如果对他太过袒护的话,元老院恐怕也会成为平民攻击的对象了。

作为平民的代表,护民官西策尼乌斯提出了对贵族们的控告,演说家麦纳尼乌斯·阿克律帕为被告担任辩护。在辩论中,西策尼乌斯井没有提到柯里奥郎关于取消护民官的提议,而是针对柯里奥郎侵吞属于国库的财产(征讨佛尔西安人所缴获的物品)进行起诉。

尽管麦纳尼乌斯曾以胃和身体各器官的寓言把平民们从圣山上招回,而且这次在辩护中的语言也相当精彩,但柯里奥郎最终还是被判决终身放逐。

贵族们为他们失去一位维护者而痛哭流涕,平民们则兴高采烈地庆祝又一个胜利。

柯里奥郎是可悲的,他告别了他的母亲、妻子和孩子,在平民的声讨中离开了罗马。柯里奥郎来到了佛尔西安人的首都安提乌姆。虽然柯里奥郎曾以罗马统帅的身份打败了佛尔西安人,但佛尔西安人还是很乐意接受这个有着丰富战争经验的罗马人。在安提乌姆,他受到了热情的款待。

一个人,即使他恨所有的人,也不能恨他的祖国,而柯里奥郎的错误就在于,为了报复强加给他耻辱的罗马人,他决心毁灭罗马。在这个愤怒者眼里,罗马是他的祖国,更是他的敌人。

佛尔西安人对于柯里奥郎借兵讨伐罗马的请求没有半丝犹豫,他们是多么希望罗马能毁在罗马人的手中啊,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神圣罗马被践踏得体无完肤。

机会是无处不在的。不久,罗马人因为柯里奥郎在安提乌姆住下来对佛尔西安人产生不满,在一次看表演的过程中竞然把佛尔西安人从舞台上赶了下去。

罗马人的这一行为大大激怒了佛尔西安人,在柯里奥郎的率领下,佛尔西安人开始发动了对罗马的进攻,并很快占领了拉丁平原上的许多村庄。身为贵族的柯里奥郎,对占领区的贵族区一律加以保护,而对平民区采取的措施则是夷为平地。

还没有来得及做战争准备的罗马人对柯里奥郎疾风暴雨般的进攻大为惊恐,抱有一线希望的罗马人派元老院的代表去游说曾经是罗马英雄的柯里奥郎。代表们费尽口舌,可最终还是没有动摇柯里奥郎推翻罗马的决心“滚回去吧,元老们和祭司们,我本想为你们讨回众神给你们的权禾11,但你们却和那些贱民伉淦一气。不要以罗马是我的祖国而说服我,我相信,罗马必将消失在熊熊的烈火之中。而你们,也必将随着罗马而一起毁灭。”

元老们回到罗马,把柯里奥郎的回答向全体罗马人作了重复。

“请神圣的罗马宽恕我的儿子吧,让我去劝说他,我是他的母亲,同祖国站在一起的母亲一定会使儿子回』自转意的。”柯里奥郎的母亲在众怒中向元老院发出请求,之后还有柯里奥郎的妻子和孩子。

柯里奥郎的面前站着两个女人,一个是养育他的母亲,一个是他至爱的妻子。

“孩子,难道你要用最后的行动破坏你的高尚吗?罗马并没有忘记你作为英雄为罗马所做的一切。如果你决意要占领罗马,那请你先从你母亲的尸体上踏过去吧。”母亲老泪纵横地对儿子说。

“还有我,如果你甘心做一个叛徒的话,你也将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妻子深情地望着丈夫。

躲在母亲衣服下的儿子对父亲嚷道:“你是不会杀我的,等我长大了,我会跟你清算你的暴行。”

柯里奥郎并不惧怕流血和屠杀,但在爱和温情下却战栗地发抖。他弯下腰,把扑倒在脚下的母亲扶起来:“母亲,如果我撤兵,我就违反了与佛尔西安人立下的军令状,等待你儿子的只有死路一条,难道你真的愿意眼睁睁地看到自己的儿子客死他乡吗?”

“可是,孩子,我爱你,罗马的女人也同样爱她们的孩子,我只有一个儿子,可罗马城里这样的儿子还有很多很多。”母亲抚摸着儿子的头发,亲吻着儿子熟悉的脸颊。

柯里奥郎望着母亲、妻子和孩子,沉默了许久,然后绝望地地摇了摇头:“母亲,你救了罗马,可你却失去了你亲生的儿子。”

第二天,柯里奥郎指挥佛尔西安人撤离了罗马。

上一篇:和平演说

下一篇:护民官之死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