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足彩 首页
当前位置: >  > 古罗马神话故事 > 正文

阿尔乌斯·克劳迪乌斯

书籍:古罗马神话故事作者:古罗马人 时间:2016-12-21 22:03:02

罗马注定是多灾多难的,埃库尔人的进犯刚刚被打退,新的战斗号声吹响了。一天,一名叫西策尼乌斯·丹塔图斯的老兵来到平民聚居地,对围观的平民们高声说道:“罗马的平民们,我曾是一名参加过120场战役的军官,我的身体上留下了光荣的伤疤,为此我曾获得过很多荣誉与桂冠。但是,当我从战场上回来后,发现自己竟然不能获得一片耕地,我冒死夺取来的全部土地都被贵族们占领了,多么可悲啊。平民们,我们应该遏制贵族们的傲慢,使罗马重返公正的时代。”

越听越激动的平民们随声附和着,他们要求颁布耕地法,但他们也意识到眼前最紧要的事就是把迄今为止的所有法律以文字形式全部记载下来,以往的法律都是口头相传的,很容易被任意扭曲,平民则成为其最大的受害者。

贵族出身的阿比乌斯·克劳迪乌斯为了满足自己疯狂的统治欲,以友好的神色迎合平民们的要求。他提出建议,由十人团制定十二铜表法,十人团被授予全权,团中有五个平民的席位,以显示出民主自由。正巧,有三个罗马法律学者从雅典立梭伦处学成归来,也投入到制定十二铜表法当中。

最初,平民寄托在十人团身上的各种期望都基本实现了,虽然土地没有按平民的要求重新调整,贵族和平民间禁止通婚的条文又被列入法律当中,但大多数内容还是有利于低等阶级的。于是,平民们期待着十人团能够把职权交还给平民,并重新选举最高行政长官。

平民们的计划又落空了,阿比乌斯·克劳迪乌斯利用职权把一切权力都抢占过来,使自己凌驾于一切权力之上,俨然罗马王制下的国王。

平民们愤怒了,要求阿比乌斯·克劳迪乌斯下台的呼声越来越高。但是早已权欲熏心的贵族首领撕下仁慈的假面具,把所有表示不满的人投人了监狱。在这种高压的统治下,平民们敢怒而不敢言。

老兵西策尼乌斯·丹塔图斯看到对平民越来越不利的局势,实在忍无可忍,他勇敢地站出来,对阿比乌斯·克劳迪乌斯展开尖锐的批评。

阿比鸟斯·克劳迪乌斯对这个自恃有一身光荣伤疤的老兵非常痛恨,但却无可奈何。他不能像对待其他平民一样把西策乌斯·丹塔图斯交给他的执法者们,那样做的结果不堪设想。怎样才能消除眼前这个障碍呢?事出凑巧,跟埃库尔人作战的兵团需要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兵当参谋,十人团把西策尼乌斯·丹塔图斯送到战地大营,然后命令不知内情的将士们悄悄地把这一障碍杀害了。

西策尼乌斯·丹塔图斯被杀害的消息很快在罗马传开了,但没有人敢公开控告阿比乌斯·克劳迪乌斯,于是,这位独裁者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一天,阿比乌斯·克劳迪乌斯遇到了一个叫维尔吉尼亚的美丽姑娘,他心中的欲火顿时燃烧起来,姑娘的一举一动都会使这位暴君魂牵梦萦。当他向维尔吉尼亚表达爱情时,姑娘礼貌地拒绝了他。

“阿比乌斯·克劳迪乌斯,我非常感激你的爱情,但我已经订了婚,而且我父亲是平民营兵团的首领维尔吉奴斯,罗马法律规定,平民与贵族是不能通婚的。更何况,你已经是结过婚的人,当你和你的妻子共同吃下一个面包时,已经标志着你们是一个共同的整体了。”

阿比乌斯·克劳迪乌斯的爱散发着火热的力量:“在罗马还没有离婚的先例,但法律对离婚并没有禁止过,我将成为第一个用行动尝试新法的人。”说完,他走到广场上十二块铜表面前,想亲自把一些有阻于他与维尔吉尼亚爱情的条文抹去,但他此时才意识到他虽然拥有权力,但并不能实现一切愿望。连支持他的贵族们都扬言,如果他实现贵族和平民间的通婚,就要对他实施血的报复。

从广场上悻悻而回的阿比乌斯·克劳迪乌斯对维尔吉尼亚的爱丝毫没有减退,反而更加痴狂。他唤来手下的一名心腹:“你去控告维尔吉奴斯,说他的女儿是你的女奴所生。不久之后,维尔吉尼亚将毫无抵抗地属于我了。”

心腹依计行事,早已经为暴君卖命的十人团充当审判的法官,阿比乌斯·克劳迪乌斯作为旁听。维尔吉尼亚在父亲和未婚夫陪同下走到法庭上,善良的维尔吉尼亚对公平的信念丝毫没有动摇。

维尔吉奴斯以无可辩驳的证据来谴责原告纯属诬告,可是法官却颐指气使地宜布说:“任何一个明眼人都能看出,你的女儿维尔吉尼亚本是人家的女奴,罗马法律是公正的,现在我宜布,维尔吉尼亚为原告女奴。”

任何辩护都是无用的,维尔吉尼亚的未婚夫愤怒地拔出宝剑,冲向坐在法官旁边的阿比乌斯·克劳迪乌斯,贵族们蜂拥而上,捆住了还没有冲到暴君近前的已丧失理智的人。

维尔吉奴斯镇静地看了一眼被交给原告的女儿,似乎对判决的公正深信不疑,他请求阿比乌斯·克劳迪乌斯,希望能再和自己的女儿说上几句话。暴君答应了维尔吉奴斯请求。

维尔吉奴斯把悲伤的女儿拉到一边,平静地说:“我可怜的孩子,你的父亲要拯救你的自由和贞洁,不要怪我,这也是我唯一的选择。”一边说着,一边把一把匕首刺向维尔吉尼亚的胸口。女儿倒下的一刻,维尔吉奴斯飞身跳上拴在一旁的战马,摆脱了贵族和官员们的围追,顺利地回到了战前的兵团大营。

听到维尔吉奴斯从罗马带来的消息,士兵们义愤填膺,他们决定,如果不撤消十人团,便拒绝接受任何作战命令。这一拒命的行为在罗马整个军队中蔓延开来,没有任何一种行动能制止这股暴动了。

鉴于形势,十人团决定采取新的妥协以安抚平民,恢复稳定。十人团命两个与平民稍有交往的元老-贺雷梯乌斯和法莱律乌斯起草和解协议,这一协议被称为贺雷梯一法莱律法。新选举出的最高行政长官下令逮捕阿比乌斯·克劳迪乌斯和他的追随分子,但在开庭审判的前几天,深感罪恶深重的暴君在监狱中自杀身亡。

上一篇:农民辛辛那图斯

下一篇:卡弥罗斯凯旋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