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足彩 首页
当前位置: >  > 史记 > 正文

卷一百二 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

书籍:史记作者:司马迁 时间:2017-02-05 07:00:01

張廷尉釋之者,堵陽人也, 〖索隱〗韋昭堵音赭,又音如字,地名,屬南陽。 〖正義〗應劭曰:「哀帝改爲順陽,水東南入蔡。」括地志云:「順陽故城在鄧州穰縣西三十里,楚之郇邑也。及蘇秦傳云『楚北有郇陽』,並謂此也。」字季。有兄仲同居。以訾爲騎郎, 〖集解〗蘇林曰:「顧錢若出穀也。」如淳曰:「漢儀注訾五百萬得爲常侍郎。」 〖索隱〗訾音子移反。字苑云「貲,積財也」。事孝文帝,十歲不得調,無所知名。釋之曰:「久宦減仲之產,不遂。」欲自免歸。中郎將袁盎知其賢,惜其去,乃請徙釋之補謁者。 〖正義〗百官表云「謁者,掌賓讚受事,員十七人,秩比六百石」也。釋之既朝畢,因前言便宜事。文帝曰:「卑之,毋甚高論,令今可施行也。」 〖索隱〗案:卑,下也。欲令且卑下其志,無甚高談論,但令依時事,無說古遠也。於是釋之言秦漢之閒事,秦所以失而漢所以興者久之。文帝稱善,乃拜釋之爲謁者僕射。

釋之從行,登虎圈。 〖正義〗求遠反。上問上林尉 〖索隱〗漢書表上林有八丞十二尉。百官志尉秩三百石。諸禽獸簿,十餘問,尉左右視,盡不能對。虎圈嗇夫 〖正義〗掌虎圈。百官表有鄉嗇夫,此其類也。從旁代尉對上所問禽獸簿甚悉,欲以觀其能口對響應無窮者。文帝曰:「吏不當若是邪?尉無賴!」 〖集解〗張晏曰:「才無可恃。」乃詔釋之拜嗇夫爲上林令。釋之久之前曰:「陛下以絳侯周勃何如人也?」上曰:「長者也。」又復問:「東陽侯張相如何如人也?」上復曰:「長者。」釋之曰:「夫絳侯、東陽侯稱爲長者,此兩人言事曾不能出口,豈斆此嗇夫諜諜 〖集解〗晉灼曰:「音牒。」 〖索隱〗音牒。漢書作「喋喋」,口多言。利口捷給哉!且秦以任刀筆之吏,吏爭以亟疾苛察相高,然其敝徒文具耳, 〖索隱〗案:謂空具其文而無其實也。無惻隱之實。以故不聞其過,陵遲而至於二世,天下土崩。今陛下以嗇夫口辯而超遷之,臣恐天下隨風靡靡,爭爲口辯而無其實。且下之化上疾於景響,舉錯不可不審也。」文帝曰:「善。」乃止不拜嗇夫。

頃之,與梁王共車入朝,不下司馬門, 〖集解〗如淳曰:「宮衞令『諸出入殿門公車司馬門,乘軺傳者皆下,不如令,罰金四兩』。」於是釋之追止太子、梁王無得入殿門。遂劾不下公門不敬,奏之。薄太后聞之,文帝免冠謝曰:「教兒子不謹。」薄太后乃使使承詔赦太子、梁王,然后得入。文帝由是奇釋之,拜爲中大夫。

頃之,至中郎將。從行至霸陵,居北臨廁。 〖集解〗李奇曰:「霸陵北頭廁近霸水,帝登其上,以遠望也。」如淳曰:「居高臨垂邊曰廁也。」蘇林曰:「廁,邊側也。」韋昭曰:「高岸夾水爲廁也。」 〖索隱〗劉氏廁音初吏反。按:李奇曰「霸陵北頭廁近霸水」。蘇林曰「廁,邊側也」。包愷音側,義亦兩通也。是時慎夫人從,上指示慎夫人新豐道,曰:「此走邯鄲道也。」 〖集解〗張晏曰:「慎夫人,邯鄲人也。」如淳曰:「走音奏,趨也。」 〖索隱〗音奏。案:走猶向也。使慎夫人鼓瑟,上自倚瑟而歌, 〖集解〗漢書音義曰:「聲氣依倚瑟也。書曰『聲依永』。」 〖索隱〗倚,於綺反。案:謂歌聲合於瑟聲,相依倚也。意慘悽悲懷,顧謂羣臣曰:「嗟乎!以北山石爲椁, 〖正義〗顏師古云:「美石出京師北山,今宜州石是。」用紵絮 〖索隱〗上張呂反,下息慮反。斮陳,蕠漆其閒, 〖集解〗徐廣曰:「斮,一作『錯』。」駰案:漢書音義曰「斮絮,以漆著其閒也」。 〖索隱〗斮陳絮漆其閒。斮音側略反。絮音女居反。案:斮陳絮以漆著其閒也。豈可動哉!」左右皆曰:「善。」釋之前進曰:「使其中有可欲者,雖錮南山猶有郄; 〖集解〗張晏曰:「錮,鑄也。帝北向,故云『北山』;迴顧南向,故云『南山』。」 〖索隱〗案:張晏云「錮,鑄也。帝北向,故云『北山』;回顧向南,故云『南山』」。今案:大顏云「北山青石肌理密,堪爲碑槨,至今猶然。故秦本紀作阿房或作酈山石槨是也」。故帝欲北山之石爲槨,取其精牢。釋之答言,但使薄葬,冢中無可貪,雖無石槨,有何憂焉。若使厚殉,冢中有物,雖并錮南山,猶爲人所發掘也。言「南山」者,取其高厚之意,張晏殊失其旨也。使其中無可欲者,雖無石椁,又何戚焉!」文帝稱善。其後拜釋之爲廷尉。

頃之,上行出中渭橋, 〖集解〗張晏曰:「在渭橋中路。」瓚曰:「中渭橋兩岸之中。」 〖索隱〗張晏、臣瓚之說皆非也。案今渭橋有三所:一所在城西北咸陽路,曰西渭橋;一所在東北高陵道,曰東渭橋;其中渭橋在古城之北也。有一人從穚下走出,乘輿馬驚。於是使騎捕,屬之廷尉。釋之治問。曰:「縣人來, 〖集解〗如淳曰:「長安縣人。」聞蹕,匿橋下。久之,以爲行已過,即出,見乘輿車騎,即走耳。」廷尉秦當,一人犯蹕,當罰金。 〖集解〗如淳曰:「乙令『蹕先至而犯者罰金四兩』。蹕,止行人。」 〖索隱〗案:崔浩云「當謂處其罪也」。案:百官志云「廷尉平刑罰,奏當所應。郡國讞疑罪,皆處當以報之」也。文帝怒曰:「此人親驚吾馬,吾馬賴柔和,令他馬,固不敗傷我乎?而廷尉乃當之罰金!」釋之曰:「法者天子所與天下公共也。 〖索隱〗小顏云:「公謂不私也。」今法如此而更重之,是法不信於民也。且方其時,上使立誅之則已。今既下廷尉,廷尉,天下之平也,一傾而天下用法皆爲輕重,民安所措其手足?唯陛下察之。」良久,上曰:「廷尉當是也。」

其後有人盜高廟坐前玉環,捕得,文帝怒,下廷尉治。釋之案律盜宗廟服御物者爲奏,奏當弃市。上大怒曰:「人之無道,乃盜先帝廟器,吾屬廷尉者,欲致之族,而君以法奏之, 〖索隱〗案:法者,依律以斷也。非吾所以共承宗廟意也。」釋之免冠頓首謝曰:「法如是足也。 〖集解〗徐廣曰:「足,一作『止』也。」且罪等, 〖集解〗如淳曰:「俱死罪也,盜玉環不若盜長陵土之逆也。」然以逆順爲差。今盜宗廟器而族之,有如萬分之一,假令愚民取長陵一抔土, 〖集解〗張晏曰:「不欲指言,故以取土譬也。」 〖索隱〗抔音步侯反。案:禮運云「汙尊而抔飲」,鄭氏云「抔,手掬之,字從手」。字本或作「盃」,言一勺一杯,兩音並通。又音普迴反。坯者,塼之未燒之名也。張晏云「不欲指言,故以取土譬」者,蓋不欲言盜開長陵及說傷迫近先帝故也。陛下何以加其法乎?」久之,文帝與太后言之,乃許廷尉當。是時,中尉條侯周亞夫與梁相山都侯王恬開 〖集解〗徐廣曰:「一作『閒』。漢書作『啟』。啟者,景帝諱也,故或爲『開』。」見釋之持議平,乃結爲親友。張廷尉由此天下稱之。

後文帝崩,景帝立,釋之恐, 〖索隱〗謂帝爲太子時,與梁王入朝,不下司馬門,釋之曾劾,故恐也。稱病。欲免去,懼大誅至;欲見謝,則未知何如。用王生計,卒見謝,景帝不過也。

王生者,善爲黃老言,處士也。嘗召居廷中,三公九卿盡會立,王生老人,曰「吾韤解」, 〖正義〗上萬越反,下閑買反。顧謂張廷尉:「爲我結韤!」 〖索隱〗結音如字,又音計。釋之跪而結之。既已,人或謂王生曰:「獨柰何廷辱張廷尉,使跪結韤?」王生曰:「吾老且賤,自度終無益於張廷尉。張廷尉方今天下名臣,吾故聊辱廷尉,使跪結韤,欲以重之。」諸公聞之,賢王生而重張廷尉。

張廷尉事景帝歲餘,爲淮南王相,猶尚以前過也。久之,釋之卒。其子曰張摯,字長公,官至大夫,免。以不能取容當世,故終身不仕。 〖索隱〗謂性公直,不能曲屈見容於當世,故至免官不仕也。

馮唐者,其大父趙人。父徙代。漢興徙安陵。唐以孝著,爲中郎署長, 〖集解〗應劭曰:「此云孝子郎也。」或曰以至孝聞。 〖索隱〗案:謂爲郎署之長也。事文帝。文帝輦過, 〖索隱〗過音戈。謂文帝乘輦,會過郎署。問唐曰:「父老何自爲郎? 〖索隱〗案:崔浩云「自,從也。帝詢唐何從爲郎」。又小顏云「年老矣,乃自爲郎,怪之也」。家安在?」唐具以實對。文帝曰:「吾居代時,吾尚食監高袪數爲我言趙將李齊之賢,戰於鉅鹿下。今吾每飯,意未嘗不在鉅鹿也。 〖集解〗張晏曰:「每食念監所說李齊在鉅鹿時。」父知之乎?」唐對曰:「尚不如廉頗、之爲將也。」上曰:「何以?」唐曰:「臣大父在趙時,爲官率將, 〖集解〗徐廣曰:「一云『官士將』。」駰案:晉灼曰「百人爲徹行,亦皆帥將也」。 〖索隱〗注「百人爲徹行將帥」,案國語「百人爲徹行,行頭皆官師」。賈逵云「百人爲一隊也。官師,隊大夫也」。善李牧。臣父故爲代相,善趙將李齊,知其爲人也。」上既聞廉頗、李牧爲人,良 〖集解〗如淳曰:「良,善也。」說,而搏髀曰:「嗟乎!吾獨不得廉頗、李牧時爲吾將,吾豈憂哉!」唐曰:「主臣! 〖索隱〗案:樂彥云「人臣進對前稱『主臣』,猶上書前云『昧死』」。案:志林云「馮唐面折萬乘,何言不懼」,主臣爲驚怖,其言益著也。又魏武謂陳琳云「卿爲本初檄,何乃言及上祖」,琳謝云「主臣」,益明主臣是驚怖也。解已見前志也。陛下雖得廉頗、李牧,弗能用也。」上怒,起入禁中。良久,召唐讓曰:「公柰何衆辱我,獨無閒處乎?」唐謝曰:「鄙人不知忌諱。」

當是之時,匈奴新大入朝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文档

二十四史

  • 史记
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