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足彩 首页
当前位置: >  > 史记 > 正文

卷一百一十一 衞將軍驃騎列傳第五十一

书籍:史记作者:司马迁 时间:2017-02-05 08:08:01

大將軍衞青者,平陽人也。 〖正義〗漢書云「其父鄭季,河東平陽人,以縣吏給事平陽侯之家」也。其父鄭季,爲吏,給事平陽侯家,與侯妾衞媼通, 〖索隱〗衞,姓也。媼,婦人老少通稱。漢書曰與主家僮衞媼通。案:既云家僮,故非老。或者媼是老稱,後追稱媼耳。又外戚傳云「薄姬父與魏王宗女魏媼通」,則亦魏是媼姓。而小顏云「衞者,舉其夫姓也」。然案此云「侯妾衞媼」,似更無別夫也。下云「同母兄衞長子及姊子夫皆冒衞姓」,又似有夫。其所冒之姓爲父與母,皆未明也。生青。青同母兄衞長子,而姊衞子夫自平陽家得幸天子, 〖集解〗徐廣曰:「曹參曾孫平陽夷侯,時尚武帝姊平陽公主,生子襄。」 〖索隱〗案:如淳云「本陽信長公主,爲平陽侯所尚,故稱平陽公主」。按徐廣云「夷侯,曹參曾孫,名襄」。又按系家及功臣表「時」或作「疇」,漢書作「壽」,並文字殘缺,故不同也。故冒姓爲衞氏。字仲卿。長子更字長君。長君母號爲衞媼。媼長女衞孺, 〖索隱〗漢書云「君孺」。次女少兒,次女卽子夫。後子夫男弟步、廣 〖集解〗徐廣曰:「步,一作『少』。」皆冒衞氏。

青爲侯家人,少時歸其父,其父使牧羊。先母之子 〖集解〗服虔曰:「先母,適妻也。青之適母。」 〖索隱〗漢書作「民母」。服虔云「母,適妻也。青之適母」。顧氏云「鄭季本妻編於民戶之閒,故曰民母」。今本亦或作「民母」也。皆奴畜之,不以爲兄弟數。 〖索隱〗音去聲。青嘗從入至甘泉居室, 〖正義〗按:居室,署名,武帝改曰保宮。灌夫繫居室是也。有一鉗徒 〖集解〗張晏曰:「甘泉中徒所居也。」相青曰:「貴人也,官至封侯。」青笑曰:「人奴之生,得毋笞罵即足矣,安得封侯事乎!」

青壯,爲侯家騎,從平陽主。建元二年春,青姊子夫得入宮幸上。,堂邑大長公主女也, 〖集解〗徐廣曰:「堂邑安侯陳嬰之孫夷侯午,尚景帝姊長公主,子季須。元鼎元年,季須坐姦自殺。」 〖正義〗文穎云:「陳皇后,武帝姑女也。」無子,妒。大長公主聞衞子夫幸,有身,妒之,乃使人捕青。青時給事建章, 〖索隱〗案:晉灼云「上林中宮名也」。未知名。大長公主執囚青,欲殺之。其友騎郎公孫敖與壯士往篡取之, 〖索隱〗篡猶劫也,奪也。以故得不死。上聞,乃召青爲建章監,侍中,及同母昆弟貴,賞賜數日閒累千金。孺爲太僕公孫賀妻。少兒故與陳掌通, 〖集解〗徐廣曰:「陳平曾孫,名掌也。」上召貴掌。公孫敖由此益貴。子夫爲夫人。青爲大中大夫。

元光五年,青爲車騎將軍,擊,出上谷;太僕公孫賀爲輕車將軍,出雲中;大中大夫公孫敖爲騎將軍,出代郡;衞尉李廣爲驍騎將軍,出雁門:軍各萬騎。青至蘢城,斬首虜數百。騎將軍敖亡七千騎;衞尉李廣爲虜所得,得脫歸:皆當斬,贖爲庶人。賀亦無功。

元朔元年春,衞夫人有男, 〖索隱〗卽衞據也。立爲皇后。其秋,青爲車騎將軍,出雁門,三萬騎擊匈奴,斬首虜數千人。明年,匈奴入殺遼西太守,虜略漁陽二千餘人,敗韓將軍軍。漢令將軍李息擊之,出代;令車騎將軍青出雲中以西至高闕。 〖索隱〗按:山名也。小顏云「一曰塞名,在朔方之北」。遂略河南地,至于隴西,捕首虜數千,畜數十萬,走白羊、樓煩王。遂以河南地爲朔方郡。 〖索隱〗按:謂北地郡之北,黃河之南。 〖正義〗今夏州也。以三千八百戶封青爲長平侯。青校尉蘇建有功,以千一百戶封建爲平陵侯。使建築朔方城。 〖正義〗括地志云:「夏州朔方縣北什賁故城是。」按:蘇建築,什賁之號蓋出蕃語也。青校尉張次公有功,封爲岸頭侯。 〖索隱〗案:晉灼云「河東皮氏縣之亭名也」。 〖正義〗服虔云:「鄉名也。」天子曰:「匈奴逆天理,亂人倫,暴長虐老,以盜竊爲務,行詐諸蠻夷,造謀藉兵,數爲邊害, 〖集解〗張晏曰:「從蠻夷借兵鈔邊也。」故興師遣將,以征厥罪。詩不云乎,『薄伐玁狁, 〖索隱〗薄伐獫狁。此小雅六月詩,美宣王北伐也。薄伐者,言逐出之也。至于太原』,『出車彭彭,城彼朔方』。 〖索隱〗小雅出車之詩也。今車騎將軍青度西河 〖正義〗卽雲中郡之西河,今勝州東河也。至高闕,獲首虜二千三百級,車輜畜產畢收爲鹵,已封爲列侯,遂西定河南地,按榆谿舊塞,〖集解〗如淳曰:「案,行也。榆谿,舊塞名。」或曰按,尋也。 〖索隱〗按榆谷舊塞。如淳云:「按,行也,尋也。榆谷,舊塞名也。」案:水經云「上郡之北有諸次水,東經榆林塞爲榆谿」,是榆谷舊塞也。絕梓領,梁北河,〖集解〗如淳曰:「絕,度也。爲北河作橋梁。」 〖正義〗括地志云:「梁北河在靈州界也。」討蒲泥,破符離,〖集解〗晉灼曰:「二王號。」 〖索隱〗晉灼云:「二王號。」崔浩云:「漠北塞名。」斬輕銳之卒,捕伏聽者三千七十一級,〖集解〗張晏曰:「伏於隱處,聽軍虛實。」執訊獲醜,〖正義〗訊,問也。醜,衆。言執其生口問之,知虜處,獲得衆類也。驅馬百有餘萬,全甲兵而還,益封青三千戶。」其明年,匈奴入殺代郡太守友,〖集解〗徐廣曰:「友者,太守名也。姓共也。」入略鴈門千餘人。其明年,匈奴大入代、定襄、上郡,殺略漢數千人。

其明年,元朔之五年春,漢令車騎將軍青將三萬騎,出高闕;衞尉蘇建爲游擊將軍,左內史李沮 〖集解〗文穎曰:「音俎。」爲彊弩將軍,太僕公孫賀爲騎將軍,代相李蔡爲輕車將軍,皆領屬車騎將軍,俱出朔方;大行李息、岸頭侯張次公爲將軍,出右北平:咸擊匈奴。匈奴右賢王當衞青等兵,以爲漢兵不能至此,飲醉。漢兵夜至,圍右賢王,右賢王驚,夜逃,獨與其愛妾一人壯騎數百馳,潰圍北去。漢輕騎校尉郭成等逐數百里,不及,得右賢裨王十餘人, 〖索隱〗裨王十人。賈逵云:「裨,益也。」小顏云:「裨王,小王也,若裨將然。音頻移反。」衆男女萬五千餘人,畜數千百萬,於是引兵而還。至塞,天子使使者持大將軍印,卽軍中拜車騎將軍青爲大將軍,諸將皆以兵屬大將軍,大將軍立號而歸。 〖索隱〗案:謂立大將軍之號令而歸。天子曰:「大將軍青躬率戎士,師大捷,獲匈奴王十有餘人,益封青六千戶。」而封青子伉爲宜春侯, 〖正義〗伉音口浪反。青子不疑爲陰安侯,青子登爲發干侯。青固謝曰:「臣幸得待罪行閒,賴陛下神靈,軍大捷,皆諸校尉力戰之功也。

陛下幸已益封臣青。臣青子在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文档

二十四史

  • 史记
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