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足彩 首页
当前位置: >  > 史记 > 正文

卷一百二十二 酷吏列傳第六十二

书籍:史记作者:司马迁 时间:2017-02-05 09:32:01

曰:「導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 〖集解〗孔安國曰:「免,苟免也。」導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集解〗何晏曰:「格,正也。」老氏稱:「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法令滋章,盜賊多有。」曰:信哉是言也!法令者治之具,而非制治清濁之源也。昔天下之網嘗密矣, 〖索隱〗昔天下之罔嘗密矣。案:鹽鐵論云「秦法密於凝脂」。然姦偽萌起,其極也,上下相遁,至於不振。當是之時,吏治若救火揚沸, 〖索隱〗言本弊不除,則其末難止。非武健嚴酷,惡能勝其任而愉快乎!言道德者,溺其職矣。故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下士聞道大笑之」。非虛言也。漢興,破觚而爲圜, 〖集解〗漢書音義曰:「觚,方。」 〖索隱〗應劭云:「觚,八棱有隅者。高祖反秦之政,破觚爲圜,謂除其嚴法,約三章耳。」斲雕而爲朴, 〖索隱〗應劭云:「削琱爲璞也。」晉灼云:「凋,弊也。斲理凋弊之俗,使反質樸。」網漏於吞舟之魚,而吏治烝烝,不至於姦,黎民艾安。由是觀之,在彼不在此。 〖集解〗韋昭曰:「在道德,不在嚴酷。」

高后時,酷吏獨有侯封,刻轢宗室,侵辱功臣。呂氏已敗,遂夷侯封之家。孝景時,鼌錯以刻深頗用術輔其資,而七國之亂,發怒於錯,錯卒以被戮。其後有郅都、寧成之屬。

郅都者,〖索隱〗郅音質。楊人也。〖集解〗徐廣曰:「屬河東。」 〖索隱〗漢書云「河東大陽人」。 〖正義〗括地志云:「故楊城本秦時楊國,漢楊縣城也,今晉州洪洞縣也。至隋爲楊,唐初改爲洪洞,以故洪洞鎮爲名也。秦及漢皆屬河東郡。郅都墓在洪洞縣東南二十里。」漢書云「郅都,河東大陽人」,班固失之甚也。大陽,今陝州河北縣是,亦屬河東郡也。以郎事孝文帝。孝景時,都爲中郎將,敢直諫,面折大臣於朝。嘗從入上林,賈姬 〖索隱〗案:姬生趙王也。如廁,野彘卒入廁。上目都,都不行。上欲自持兵救賈姬,都伏上前曰:「亡一姬復一姬進,天下所少寧賈姬等乎?陛下縱自輕,柰宗廟太后何!」上還,彘亦去。太后聞之,賜都金百斤,由此重郅都。

濟南瞯氏 〖集解〗漢書音義曰:「瞯音閒,小兒癇病也。」 〖索隱〗荀悅音閑,鄒氏劉氏音並同也。宗人三百餘家,豪猾,二千石莫能制,於是景帝乃拜都爲濟南太守。至則族滅瞯氏首惡,餘皆股栗。 〖集解〗徐廣曰:「髀脚戰搖也。」居歲餘,郡中不拾遺。旁十餘郡守畏都如大府。

都爲人勇,有氣力,公廉,不發私書,問遺無所受,請寄無所聽。常自稱曰:「已倍親而仕,身固當奉職死節官下,終不顧妻子矣。」

郅都遷爲中尉。丞相條侯至貴倨也,而都揖丞相。是時民朴,畏罪自重,而都獨先嚴酷,致行法不避貴戚,列侯宗室見都側目而視,號曰「蒼鷹」。

臨江王徵詣中尉府對簿,臨江王欲得刀筆爲書謝上,而都禁吏不予。魏其侯使人以閒與臨江王。臨江王既爲書謝上,因自殺。竇太后聞之,怒,以危法中都, 〖索隱〗案:中,如字。謂以法中傷之。都免歸家。孝景帝乃使使持節拜都爲鴈門太守,而便道之官,得以便宜從事。素聞郅都節,居邊,爲引兵去,竟郅都死不近鴈門。匈奴至爲偶人象郅都, 〖索隱〗漢書作「寓人象」。案:寓卽偶也,謂刻木偶類人形也。一云寄人形於木也。令騎馳射莫能中,見憚如此。匈奴患之。竇太后乃竟中都以漢法。景帝曰:「都忠臣。」欲釋之。竇太后曰:「臨江王獨非忠臣邪?」於是遂斬郅都。

寧成者, 〖集解〗徐廣曰:「寧,一作『甯』。」穰人也。 〖集解〗徐廣曰:「屬南陽。」以郎謁者事景帝。好氣,爲人小吏,必陵其長吏;爲人上,操下 〖索隱〗操音七刀反。操,執也。如束溼薪。 〖集解〗徐廣曰:「一無此字。」駰案:韋昭曰「言急也」。滑賊任威。稍遷至濟南都尉, 〖正義〗百官表云:「郡尉,秦官,掌佐守典武職甲卒,秩比二千石,有丞,秩皆六百石,景帝中二年更名都尉。」若周之司馬。而郅都爲守。始前數都尉 〖索隱〗數音所注反。皆步入府,因吏謁守如縣令,其畏郅都如此。及成往,直陵都出其上。都素聞其聲,於是善遇,與結驩。久之,郅都死,後長安左右宗室多暴犯法,於是上召寧成爲中尉。 〖正義〗百官表云:「中尉,秦官,掌徼循京師,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執金吾。」顏云:「金吾,鳥名也,主辟不祥。天子出行,職主先道,以禦非常,故執之象,因以名官。」其治效郅都,其廉弗如,然宗室豪桀皆人人惴恐。

武帝卽位,徙爲內史。外戚多毀成之短,抵罪髡鉗。是時九卿罪死即死,少被刑,而成極刑,自以爲不復收,於是解脫, 〖索隱〗上音紀買反,下音他活反。謂脫鉗釱。詐刻傳出關歸家。稱曰:「仕不至二千石,賈不至千萬,安可比人乎!」乃貰貸 〖索隱〗上音食夜反。貰,賒也,又音勢。下音天得反。買陂田千餘頃,假貧民,役使數千家。數年,會赦。致產數千金,爲任俠,持吏長短,出從數十騎。其使民威重於郡守。

周陽由者,其父趙兼以淮南王舅父侯周陽,故因姓周陽氏。 〖集解〗徐廣曰:「侯五年,孝文六年國除。」 〖正義〗周陽故城在絳州聞[喜]縣東二十九里。由以宗家任爲郎, 〖索隱〗案:與國家有外戚姻屬,比於宗室,故曰「宗家」也。事孝文及景帝。景帝時,由爲郡守。武帝即位,吏治尚循謹甚,然由居二千石中,最爲暴酷驕恣。所愛者,撓法活之;所憎者,曲法誅滅之。所居郡,必夷其豪。爲守,視都尉如令。爲都尉,必陵太守,奪之治。與汲黯俱爲忮, 〖集解〗漢書音義曰:「堅忮也。」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文档

二十四史

  • 史记
sitemap.xml